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梁园文人轶事
发布时间:2011-7-15 15:00:01
梁孝王游忘忧馆

  忘忧馆是梁孝王刘武在庞大的梁园中修建的一处园林或馆舍,也是刘武经常前去休闲游乐的处所之一。一次,梁孝王去忘忧馆游玩,并召集了许多门客作为随从一同前往。
  在忘忧馆,梁孝王游兴正浓之际,突发奇想,便命跟随其游园的文学之士各写一篇辞赋。于是,爱好辞赋的门客遵照梁孝王的吩咐,根据忘忧馆中的景致或物品写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在馆中四处观光的梁孝王走到文人们写作处,检查他们所写的辞赋。结果是,枚乘写了《柳赋》,路乔如写了《鹤赋》,公孙诡写了《文鹿赋》,邹阳写了《酒赋》,韩安国写《几赋》没有写完,邹阳代韩安国写成了《几赋》。
  梁孝王检查了门客的作品后,对有替代行为的邹阳、韩安国各罚酒三杯,并发出警告;对完成任务较好的枚乘、路乔如等人每人各奖绸绢五匹,并提出表扬。梁孝王刘武对门客奖罚分明的故事在当时被传为佳话,其事被录如《西京杂记》。

  邹阳狱中上书

  邹阳是齐国(今山东)人,羡慕梁园美好景色,前来梁园游玩。邹阳作为游客住在梁园时,与梁孝王刘武结识。刘武喜爱邹阳的文采,就将邹阳招为门客。
  邹阳成为梁孝王刘武的门客后,与同是刘武门客的吴国(今浙江)人庄忌、睢阳人枚乘等结识,并很快成为好友。
  邹阳成为刘武门客后,曾向梁孝王写信,介结自己的经历及理想抱负,深得刘武的信任。在刘武心中,邹阳的才能远远高于羊胜、公孙诡等。因此,对邹阳更加重用。
  羊胜等人嫉妒邹阳的才气与才能,就经常在梁孝王刘武面前说邹阳的坏话。谗言听多了,刘武认为邹阳是一个阴奉阳违并对他怀为二心的人,就渐渐疏远邹阳。羊胜等再一次向刘武说邹阳的坏事时,刘武非常气愤,就把邹阳交给掌管法律的官员审讯定罪,准备将邹阳杀掉。
  邹阳客居梁园,因谗言而遭到逮捕,恐怕死后还要担负罪名。为了替自己申辩,于是邹阳写了一封名为《狱中上梁王书》的信,让看管狱卒转呈刘武。
  邹阳的书信以委婉巧妙的措词抒发了自己的哀怨之情与愤激不平之气,以绵绵之语陈述了自己的冤情,以历史典故劝说梁孝王不要听信谗言、要爱护忠义之士。刘武读了邹阳的书信后,很受感动,就派人把邹阳从狱中接了出来。
  邹阳出狱后,更加敢于直谏,刘武对邹阳的谏言总是听从。后来,邹阳成了梁孝王刘武的上等宾客。
  邹阳狱中上书的故事,被司马迁载入《史记?邹阳列传》。

  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

  司马相如,蜀郡成都(今成都市)人。曾因羡慕梁园风景,辞官客居梁园,成为梁孝王刘武的上等宾客。客居梁园期间,司马相如与梁孝王聚宴游玩,把酒论文,谈笑风生,生活得十分快活。
  梁孝王刘武去世后,作为刘武门客的司马相如失去了依靠,只好离开梁园返回家中。可是,司马相如的家中贫穷,没有可以维持生计的资产,在贫穷的乡村也难以找到赖以生存的职业。
  司马相如在朝为官时,一向与临邛县令王吉友好。王吉得知司马相如的窘迫状况后,写信告知陷入困境的司马相如说:“长卿(司马相如的字)多年在外飘游求官,日子过得不顺心,如想不出谋生的办法,可以到我这里来。”
  于是,司马相如前往临邛,居住在县城外的旅馆里。临邛县令王吉假装献殷勤,每天去拜访司马相如,以抬高其身价。司马相如头几次还迎接王吉,后来声称有病,让随从辞谢王吉,王吉对司马相如却更加殷勤恭敬。
  临邛县城富人很多,卓王孙有家奴800人,程郑的家奴也有几百人。卓王孙与程郑相互商量说:“县令有贵宾,我们也应尽地主之谊,置办酒食宴请他一下。”宴请司马相如时,一并也请了县令王吉。县令王吉到卓家后,卓家已到的宾客多达百余人。到了中午,去请司马相如,司马相如托言有病不能前往。临邛县令王吉不敢尝一尝宴席上的饭食,亲自去迎接司马相如。司马相如不得己,勉强前往,满座的人都倾慕司马相如的风采。
  宴席上酒兴正酣的时候,临邛县令王吉捧着琴到司马相如座前说:“我私下听说长卿喜欢这个,希望你能弹奏一下,以娱乐自己。”司马相如推谢了一番,便操琴弹奏了一两支曲子。当时卓王孙有个女儿叫卓文君,刚死了丈夫,在家里守寡。卓文君喜欢音乐,司马相如因此而假装与县令王吉相敬重,而故意用琴声来挑逗卓文君。
  司马相如来到临邛,车马随行,举止闲雅潇洒,衣着华丽漂亮。等到司马相如来卓氏家饮酒、弹琴,卓文君从门缝中偷看司马相如,心中十分喜欢与仰慕,同时又耽心自己配不上司马相如。弹琴结束后,司马相如离开卓家回旅馆时,使人重赏卓文君的侍女,通过侍女转达自己对卓文君的深情。
  卓文君确定司马相如深深爱恋自己后,便连夜逃出卓氏家门,找到司马相如居住的旅馆,与司马相如私奔。
  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的故事,被司马迁载入《史记?司马相如列传》。

  陈皇后长门买赋

  汉武帝刘彻登极后,册封其喜爱的妃子阿娇为陈皇后。武帝对陈皇后宠爱一段时间,感到厌烦,逐渐将感情转向妃子卫子夫。陈皇后阿娇十分嫉妒,利用巫婆在后宫设坛,为自己祈祷并诅咒卫子夫。汉武帝得知陈皇后在后宫设坛的事情后,十分愤怒,以皇后破坏后宫制度为由,废除了阿娇的皇后之位,并将阿娇由正宫转移到长门冷宫。
  阿娇居住在长门宫,整天忧愁伤心,度日如年。阿娇曾从宫女的口中得知,家居成都的司马相如因善于写文章而闻名天下。于是,阿娇就托付自己的好友,奉送黄金百斤给司马相如和文君夫妇作买酒的钱,请司马相如写一篇能解除自己悲苦的文章。
  司马相如根据阿娇的经历,写了一篇《长门赋》呈给汉武帝。汉武帝读了司马相如的《长门赋》,感到自己有对不住阿娇的地方,便前往长门宫看望了阿娇,并放松了对阿娇的管束。使阿娇有了亲近汉武帝的机会。
  陈皇后长门买赋之事,被司马相如写入《长门赋序》。

  梁孝王与蓼堤岭

  蓼堤坐落在睢县县城西北15公里处。西汉时期,这里有一条自西北流向东南的大河,被称之为睢水。
  受洪水的影响,睢水河经常决口,泛滥成灾,西岸人民深受其害。梁孝王刘武王梁国后,建都于睢阳,同时修建了方圆300里的梁园。刘武为防睢水决口冲坏睢阳城与梁园,便征调民夫,沿睢水河东岸修筑一段很长的大堤。
  数年之后,这段大堤上长满了一种花草。每当夏秋之交,堤上的花草有的开白花,有的开淡红色的花,有的开粉黄色的花,煞是好看。过去这种花草是生长在睢水河边滩涂之地的。筑地时,使用了滩涂之地的土,这种花的种子被移到大堤上,便在堤上生根、发芽、开花。
  梁孝王刘武得知睢水边上的大堤长满了一种好看的花草,非常高兴,带领门客枚乘、邹阳等一帮文人雅士,驱车前往观看。
  一帮人沿堤观赏花草半日后,刘武感到有些疲倦,就命人在堤上设宴,与门客们饮酒作乐。席间,刘武乘着酒兴说:“诸位文士,你们都有很高的学识,今日正好显示一下你们的才华。你们看,此堤花草甚为茂盛,花色很是淡雅,你们不妨以堤上的花草为题,各作一赋,也好助一助酒兴。”
  邹阳已客居梁园多年,算是刘武的常客了,平时和刘武的关系很融洽,便毫无拘束地接上刘武的话茬说:“梁王,你让我们作赋,正合我们的心意,可我们还不知道这些花草为何名呢?”
  刘武听后,觉得邹阳所言有一定的道理。便掐了一根草枝仔细地把玩起来,觉得其叶香味异常奇异,清香之气中含有淡淡的辛辣味。嗅着花香,刘武突然间记起《诗经?小毖》中的两句诗:“未堪家多难,予又集于蓼。”这蓼含有辛、苦之意,辛苦和辛香有联系。刘武又从蓼草联想起自己的身世,虽然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富可敌国,终日游园打猎、观花赏水、饮酒作乐,但是得不到皇后嗣的地位,最终不得称帝,抱负难以施展。心中时刻有隐隐之苦,其命运不也与这里的花草一样,有种辛香之苦味吗?于是,灵机一动,沉重地叹了口气,慢慢说道:“唉,这种花草就叫蓼草吧!”
  跟随梁孝王的一帮文人,都是绝顶聪明之人,事一点就破,看着梁孝王心事重重的样子,霎时间酒席沉静下来。还是邹阳机智,眼睛一转便有应对之策,脱口而出说:“蓼草之名极雅。梁王,既然这草叫蓼草,蓼草长满了大堤,这堤也该叫蓼堤了。”邹阳这一句话还果然奏效,梁孝王刘武有些微笑了。
  见梁孝王刘武转忧为喜,枚乘也凑上去,满腹经纶地说:“此堤蓼草繁茂,远远望去,郁郁葱葱一片,如长城蜿蜒,梁园如此盛景实在难得。我们东苑之中有楼台歌榭,竹园亭阁,山脉池水,还无丘岭之名。此堤若称蓼堤岭,不也为东苑增添一景致吗?”众文人也都跟着枚乘齐声附和、叫好。
  梁孝王刘武听文人雅士一个个讲得头头是道,真不亚于欣赏一篇辞赋佳作,遂心情开朗,喜上眉稍。为庆贺蓼堤岭一景命名,刘武高举酒杯向众人敬酒,众文人相互劝酒上菜,大家的兴趣更浓了。

  李白杜甫高适游梁园

  唐天宝三年(744年),李白在京都长安(今西安)因受权贵排挤而被朝廷“赐金还山”(指发放李白一些资金让其辞官归田)。李白被迫辞官后,经洛阳、汴州(今开封)到宋州梁园。
  李白来梁园的路途中,在洛阳与杜甫相会。我国近代文学家闻一多曾把诗仙李白与诗圣杜甫的洛阳相会比喻为“太阳与月亮走碰了头”。李白、杜甫相会后,结伴东行。行至汴州,他们又遇到了著名诗人高适。三位志趣相合的诗人会面后,共同泛舟蓬池、寻访夷门。在汴州游览一番后,三人结伴乘船顺汴水东下,直达宋州梁园。
  李白、杜甫、高适在梁园居住后,不仅遍游宋州各地,而且以梁园为中心,北涉燕赵,南去淮(水)泗(水),往来于齐鲁之间。所到之处,三人交流思想,切磋诗文,登临凭吊,挥毫赋诗。
  在宋州,三位诗人除遍寻梁园诸景外,还曾酒酣平台、宁陵吊古、漆园赋诗、游猎孟诸、踏雪清泠池、畅游芒砀山、挥笔青陵台。期间,三位诗坛大家都留下了千古华章。杜甫晚年回忆这段生活,眷恋之情仍在,他在《遗怀》一诗中写道:“昔我游宋中,惟梁孝王都。……邑中九万家,高栋照通衢。舟车半天下,主客多欢娱。……气酣登吹台,怀古视平芜。芒砀云一去,燕鹜空相呼。……”
  李白、杜甫、高适同游梁园时,正值盛唐晚期,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民族矛盾、阶级矛盾日益突出。在游览活动中,三人预感到盛世难以持久,留恋盛世的感情也逐渐表露出来。在汴州时,三人就曾放舟蓬池,走访夷门,寻找信陵君及其门客朱亥、侯生的遗迹。到宋州后,三人又去信陵君的封邑宁陵凭吊信陵君,发出“昔人豪贤信陵君,今人耕种信陵坟”的感慨。三人游览阏伯台时,借古讽今,以阏伯、沈实“日寻干戈”不团结的史实,揭示当时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高适愤慨道:“阏伯去已久,商丘立道旁,人皆有兄弟,尔独为参商,终古尤如此,而今安可量。”在三人游梁园,登吹台,慷慨吊古之时,哀叹盛世将去的情感再也抑制不住,李白在《梁园吟》中高歌疾呼:“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梁王宫阙今安在?枚马先归不相待。舞影歌声散绿池,空余汴水东流海。……”诗人用梁园的兴衰变化预示:开元盛世也将像梁园一样,难以长久,瞬间即去。三人同游芒砀山时,在文石塘看到采石民工为民府开采文石(一种制作砚台的石头)的艰辛及将文石外运的困难情景。李白挥笔写下了《丁都扩歌》:“吴牛喘目时,拖船一何苦。水浊不可饮,壶将半成土。万人凿磐石,无由达江浒。群看石芒砀,掩泪悲千古。”尖锐的阶级矛盾跃然纸上,预示着内乱的暴风雨即将来临。李白的《丁都护歌》一诗写出不久,“安史之乱”便暴发了。
  李白的翰林供俸被朝廷停发,杜甫应进士试落第,高适在宋州供职才当上参军。李、杜、高三人都有怀才不遇之感,他们对庄周的处世哲学、生活方式非常倾羡。三人同游溱园与庄周故里时,高适留下了“种瓜漆园里,凿井垆门边”,“我本渔樵孟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的诗句;李白就庄周梦蝶的故事而赋诗:“庄周梦蝴蝶,蝴蝶为庄周。一体更变易,万事良悠悠。乃知蓬莱水,复作清浅游。青门种瓜人,旧日东陵侯。富贵故如此,营营何所求。”
  李白、杜甫、高适三人大约在梁园游历了3个月,杜甫因奔祖母丧而回洛阳巩县料理家事,高适因事入楚。送别了杜甫、高适,李白仍在梁园居住。杜甫回乡料理完家事,又返回梁园。李白、杜甫再次相会并结伴游历。二人由梁园入东鲁,登单父台,游猎孟诸,开始了“醉眼秋共被,携手日同游”的新的漫游生活。二人先去东鲁,再去淮泗,漫游于金陵(今南京)和姑苏(今苏州)之间。一年多后,二人回到梁园。杜甫西上后,李白则继续以梁园为中心到各地出游。

  李白客居梁园十一年

  自天宝三年(744年)李白在长安(今西安)被朝廷贬官首次到梁园,至天宝十四年(755年)李白为避安禄山、史思明的叛乱接夫人宗氏到南方避难,李白在梁园客居的时间长达十一年。李白客居梁园期间,虽然时常外出漫游,但他始终是以梁园为家的,不论外出时间长短,总是要回到梁园。李白在梁园娶宗氏女为妻,其妻兄是宋州显官,其从兄李锡任虞城县令,梁园是其当时乐于安身立命的地方。李白无论到什么地方游历,都忘不了妻子宗氏,忘不了宋州梁园有个可以安居的家。李白在《书情题蔡舍人雄》一诗中有“一朝去京国,十载客梁园”的记载。
  李白在梁园游青陵台,看到相思树时,写《白头吟》两首,对韩凭夫妇的爱情给予充分肯定,对韩凭夫妇的悲惨遭遇给予极大的同情。
  严冬梁园降雪三尺,李白踏雪到清泠台送别岑征君,并挥毫写下《鸣皋歌送岑征君》。诗句热情洋溢,气势磅礴。该诗除表达与岑征君的惜别之情外,李白还表达了自己“扫梁园之群英,振大雅之东洛”的雄心壮志。
  李白与从兄李锡的感情很深。有个深夜降了大雪,天亮后李白对雪挥墨写下新诗《对雪献从兄虞城宰》,诗中“昨夜梁园雪,弟寒兄不知。庭前看五树,肠断忆连枝”等火热的语言表达了李白牵挂李锡的炽热之情。由于李白、李锡各自住处相距不足15公里,二人过往甚密,李白常去虞城。初夏一日,李白携伎登栖霞山,畅饮孟氏桃园之中,赋诗《携伎登梁王栖霞山孟氏桃园中》。诗中“谢公自有山东妓,金屏笑坐如花人”,“白发对绿酒,强歌心已摧”,“梁王已去明月在,黄鹂愁醉啼东风”,“分明感激眼前事,莫惜醉卧桃园东”等话语,道出了诗人愁苦无耐的心情。从兄李锡死于任上,政声颇佳,李白写下《虞城县令李公去思颂》并序,刻石以记,使李锡“清风美名奋乎百世之上”。
  李白客居梁园时,虽有怀才不遇之感并深感时事的艰辛,但仍表现出豁达大度、潇洒倜傥的风采。李白作诗时,洋洋数百言下笔立就,给人以飘飘欲仙之感,被誉为“诗仙”。李白虽被人称为“诗仙”,但他却对炼丹求仙那一套却深恶痛绝。雍丘崔府君,请李白到他家看他的炼丹炉,李白看了觉得好笑。遂作《题雍丘崔明府丹炉》一诗:“美人为政本忘机,服药求仙事不违。叶县已泥丹灶毕,瀛洲当作赤松归。先师有诀神将助,大圣无心火自飞。九转但能生羽翼,双凫忽去定何依。” 对炼丹求仙之人给予极大讥讽。李白由于收入无着,在“十载客梁园”期间生活十分清苦,有时靠亲友接济,有时靠挖野菜充饥。杜甫在回忆与李白梁园游梁园这段时光时,在《赠李白》中写道:“二年客东都,所历厌机巧。野人对膻腥,蔬食常不饱。……李侯金闺深,脱身事幽讨。一有梁宋游,方期拾瑶草。”
  李白、杜甫、高适三人梁园游时,生活虽然清苦,但三人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三人分别后,杜甫在写给高适的诗中说:“常恨结欢浅,各在天一涯。又如参与商,惨惨中肠悲。”可见思念高适之情之甚。李白去世后,杜甫非常难过,除在“乘黄已去矣,凡马徒区区,”“临餐吐更食,常恐违扶孤”等诗句表达思念之情外,还念念不忘对李白许下的诺言,在自己生活十分艰苦的情况下,担负起为李白“扶孤”的义务。
  李白与妻子宗氏虽然生活在贫苦的环境中,李白又时常离家出游,但夫妻间很和睦,互相关心,互相体贴,感情甚笃。李白在《别内赴征三首》中写道:“出门妻子强牵衣,问我西行几日归。”“白玉高楼看不见,相思须上望夫山。”“翡翠为楼金作梯,谁人独宿倚门啼。夜泣寒灯连晓月,行行泪尽楚关西。”
  李白为弥补因经常醉酒、外出漫游等方面给妻子宗氏带来的烦恼,对妻子非常体贴。他曾为妻写《赠内》诗:“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逗得妻子宗氏看了诗句直发笑。李白远游浔阳(今九江市),给妻子寄去《秋浦寄内》一诗,内有“辞家千里远,怆离各自居”,“红颜愁落尽,白发不能除”,“江山虽道阻,意合不为殊”等句。宗氏尚未来得及写诗回赠丈夫李白,李白便代妻子宗氏写了一首《已代内赠》诗。诗中“妾似井底桃,开花向谁笑?君如天上月,不肯一回照”等话语,既表现了李白对妻子心理理解甚深,又体现了李白对妻子宗氏的体贴入微。正是由于夫妻二人互相体贴,互相理解,使使其家贫而不苦,离而不散。在妻子宗氏的关怀照料下,李白能够从容游历,安心进行创作,成为中国唐代最为名的诗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