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梁园民间传说选粹
发布时间:2011-7-15 14:58:19
黄河瞧姥姥

  祖传很久以前,黄河的姥姥就在豫东一带,究竟在豫东的哪个庄,谁也不知道。
  这一天,黄河的妈妈对儿子说:河呀,你长恁大,还没见过你姥姥,你瞅空去瞧她一下吧!”
  黄河点点头,答应了。
  妈妈又说:“你去时,可要小心点,别把姥姥家的人淹着了。”
  黄河又点点头。
  夏天到了,豫东一连大旱了40天,庄稼旱得要着火,水井旱得枯了底,农夫们的心真象热水煮的一样难受,黄河的姥姥是个很善良的老人,她看着大家要挨饿,心里比谁都难受,她日夜望着西北方,盼望着女儿和外甥来解救人们的苦难。
  有一天夜里,黄河忽然做个了梦,梦见一个拄着拐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老奶奶说:“我是你姥姥,想你想得眼泪都哭干的。”黄河醒来后,直恨自己不听妈妈的话,让姥姥伤了心,一会儿也不能等了,得瞧姥姥去!黄河是个直性子,当夜就收缩了一下那勇猛的身子,变得象只小山羊那样温顺,悄悄地从一个小豁口走出去,去瞧远方的姥姥。
  黄河不知道姥姥在哪个庄,走一处问一处。
  他走到王庄,问:“俺姥姥在这庄吗?”
  “这庄没有你姥姥。”王庄的人说。
  黄河绕了个弯,又往前走,他走到李庄问:“俺姥姥在这庄吗?”
  这庄没有你姥姥。”黄河又绕个弯向前走,他走到张庄,张庄没有他姥姥,他走到赵庄,赵庄也没有他姥姥,黄河一连走了18天,绕了九曲十八弯,也没有找到姥姥。
  黄河正走着,忽然一大片楼堂瓦舍挡住了去路,一个老大婆站在高楼上,手扶栏杆,大声说:“黄河呀,你来干什么?”
  “我来瞧姥姥,可怎么也找不着了。”
  “哈哈,原来是外甥呀!我就是你姥姥,你给我带来了什么礼物呀?”
  黄河错把老太婆当成姥姥,就把最珍贵的礼物——一渠黄河水献给了她。
  老太婆高兴极了,急忙派人看住了黄河水,庄稼人要挑黄河水浇庄稼,老太婆说:“中呀,一挑子黄水一担粮!”人们发愁了,都暗地里埋怨黄河认错了人。
  正当人们发愁的时候,真姥姥知道了这事情,她扭着小脚走呀走,终于找到了黄河,说明了事情的原委。
  黄河听了真姥姥的话,顿时大怒起来,他滚起波涛,铺天盖地而来,转眼间,楼堂瓦舍被黄河吞没了,老太婆呢?当然被淹死了。
  直到现在,在梁园和山东的交界处,那一条从西南伸向东北的黄河,九曲十八弯,就是当年黄河水留下的踪迹。那被淹没的一片楼堂瓦舍,成了一片大洼地,人们叫它天沐湖,它岸上有个小村,名叫刘口村。

  商人的来历

  传说,“商人”这个名字起源于商丘。
  那是四千多年前的原始社会,河南商丘因舜的一个臣子商国在这里治理有功,地名也曾一度改称为“商国”。帝喾高辛氏的七世孙王亥被封在这里为“火土”(官名)。王亥是个很有治理才能的人,他充分去了解人们的生活,生产和经济情况,以学习外地的经验,让商丘的人们更快的富起来。
  王亥跑了许多地方,发现商国出产的不少剩余的东西,别处的人们特别需要,但却没有,同时,别处也有不少东西是商国人民特别需要的。那时候人们都是自产自食,自产自用,连物资交换也不会,他想:如果商人能拿自己剩余东西到外国换回急需的东西,该有多好啊!
  王亥回到商国,把自己的主意向手下人一讲,大家听了都很赞成。于是,他便带着人们肩背着物产,到别处去交换,人们换回了自己缺少的东西,两相满意。但每出外一次都需要跑很远的路程,费很大的代价,人们受不了那么大的劳累,有时能将就着过日子,就不愿吃那么大的苦到别处交换物品了,王亥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很发愁,有什么办法能为人们解除劳累呢?
  他想呀想啊,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用一块大木板,下边安上四个轮子,然后让人们拉着试试,非常轻巧,大家给这种东西起了名字,叫做“车”。
  从此世上有了车,王亥就是车的发明者。
  人们把物资放在车上,在车前边套上牲口拉着,一次可以载运好多东西,比人用肩扛背驮轻便多了。
  商国人用自己生产的东西到别国进行交换,不但可以换其所需。而且还可以以少换多,从中取利,从此便很快富起来了。
  这种办法是商国人创造的,别处的人们都不会,所以,大家一见拿着物资到处进行交换的人,便以为是“商国人。”后来简称“商人”。外地的人们见商国人这样搞能取很多利,也慢慢学聪明起来,象商国人那样干起了这门营生,但由于人们的既定概念已经形成,他们把凡从事这门职业的人,也称为“商人”,慢慢的,“商人”成了生意人的统称,世上使用货币之后,凡是做买卖的人便统统被称为“商人”;经商的行业被称为“商业”,买卖东西的店铺被称为商店,直至现在。

  送大雁

  与梁园毗邻的豫,鲁,苏,皖交界的一些地方,流传着一种习俗:每年农历的三月初三前后,已出嫁的闺女用细白的麦面,用手工制作,精心蒸成成双的大雁送给娘家人,有的还在大雁的个别部位以红、黄、绿色的颜料,使大雁形态更加逼真,栩栩如生。人称,娘家人吃了女儿送来的大雁,年老的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年幼的能够健康成长,性格活泼,聪明伶俐。有关这种习俗的兴起,有着一段动人的传说。
  六七百年前,梁园的最北边界黄河河岸边有个村子,叫穆大楼,穆大楼住着一户农家,户主叫丁水运,一家三口人,丁水运夫妇有个宝贝般的独生女,女儿史叫芦花。芦花是丁水运39岁那年生的,中年得女,被夫妇俩当作掌上明珠。芦花长到17岁,出落得出水芙蓉一般干净漂亮,如下凡仙女似的,人见人爱,方圆十多里的小伙子都巴望着娶她为妻,每天前往丁水运家说媒的人接连不断。
  有一天,一个蒙古军官带领一队骑兵从穆大楼村河岸边经过,看到在河边洗衣服的芦花,蒙古军官被芦花的美貌吸引住了,他跳下马来,走到芦花面前,瞪大双眼盯着芦花看,芦花被他看得不好意思,骂了句“臭不要脸的”,捞起水里的衣服,端起水盆回家了,蒙古军官命令马队停止前进,在穆大楼的河岸上搭起帐篷驻扎。
  这个蒙古军官叫忽必隆,时年27岁,是蒙古一个亲王的儿子,由于出生在中原,他能讲流利的北方汉语,他将芦花家的情况打听清楚后,便找到当地的地方官,让地方官作媒去丁水运家向芦花求婚,并让地方官带去20张兽皮和500两白银及5匹红马作聘礼。
  因忽必隆有军务,他让地方官去说媒时,只说句“如芦花满意,半年后军务办完,便来迎娶”之类的话,就率领马队向东出发了。
  地方官去丁水运家说媒,替忽必隆求婚。消息传出,穆大楼村舆论鼎沸,象炸开了锅,有的说,蒙古侵略中国,蒙古人野蛮;有的说,蒙,汉通婚,在咱豫东这一带不时兴;有的说,这门亲事不能同意;有的说,忽必隆比芦花大10岁,可做芦花的老爸啦。更有一些巴望娶芦花为妻的年轻小伙子,更是坚决反对这门亲事。众人议论纷纷,芦花的爹娘拿不定主意,便去征求芦花的意见。
  芦花的爹爹丁水运自幼读过几年私塾,芦花五六岁时他爹便教她识字,她读了许多书,办事有自己的主见,当爹娘问她对婚事的看法时,她的回答是丁水运夫妇如何意想不到的。她说:“这门亲事我同意,忽必隆是不是王亲贵族咱们倒不在乎,说媒的地方官咱们也不必理睬他,但忽必隆是个无可挑剔的青年,他长得英武高大,一表人才,27岁就统帅了一支马队。他不象是野蛮人。他派地方官说媒,送聘礼而不是抢亲,说明他看重女儿,喜欢女儿,也看得起咱这个农家。女儿嫁给他不会受屈辱。他虽说是个蒙古族,蒙古族也是中国的一个民族,他们在中原立国称帝不也有近百年了吗?忽必隆能说流利又好听的汉语,女儿能够与她谈话,拉家常,会是一个很美满的姻缘。有个遗憾是,我嫁给忽必隆,必然要跟随他去北方,离爹娘远了些,爹娘会想念女儿,女儿也会思念爹娘,但世上哪有尽如人意的事儿呢?”芦花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女儿心意已决,如果爹娘同意,就把聘礼收下,想法回复地方官吧!”
  丁水运夫妇一直把芦花视作心尖上的肉,又见女儿说的一番话很有道理,便力排众议,同意了这门婚事,丁水运向地方官作了肯定的回复,把芦花的生辰八字写在一张红纸上封好交给地方官,让忽必隆忙完军务生择吉日迎娶。
  半年后,芦花与忽必隆在京城举办了隆重的婚礼,元泰定帝的皇后和芦花的爹娘都参加了婚宴。
  芦花和忽必隆成婚后,夫妻间很恩爱,忽必隆见妻子识字又通情达理,对妻子百般呵护,言听计从,为怕妻子寂寞,他让岳父岳母搬来与女儿一同居住,无奈,丁水运夫妇不服北方的水土,经常闹病,虽守着宝贝女儿,心情高兴,但也一天比一天消瘦。芦花虽想让爹娘时刻在自己身边,但又怕爹娘久病而成痼疾,便强忍内心的痛苦劝说爹娘回到家乡居住。
  经历一场生离死别,芦花的爹娘回家后,忽必隆见妻子喜欢清静,最怕迎来送往,接待赴宴,就在离京城很远的郊区靠山临湖的草原上,仿照芦花在家乡穆大楼居住的房屋样式,新建了一片院落,并从豫东一带招聘一批女佣人,让她们侍候与陪伴芦花。
  因忽必隆军务缠身,有时年余才能回家一次,来家过不了十天半月,又要忙着出征,芦花和佣人一道植花种菜,纺纱织布消磨时光,用以排除思夫、思念爹娘之情,但浓浓亲情是很难排遣的,不欲思念却更加思念。每当深秋雁群南飞之际,芦花就会站在半山腰的院落前,面对苍茫草原上“呀呀”鸣叫南飞的大雁,默默发出来自心底的祈祷:大雁啊,大雁,南飞的大雁,请你把女儿的思亲之情带给爹娘,把女儿的祝福与问候带给爹娘,成群的大雁象一朵朵飘浮的黑云,轻轻地向南飞走了。芦花的思乡,思亲之情更强烈了,好看的双眼时时在梦中噙满伤感的泪水。
  芦花天天望着雁群祈祷,或许她的赤诚和柔情感动了苍天。忽一日,一只大雁从雁群向下飞,径直地飞落在芦花身边,振着双翅在芦花身边跳跃。芦花高兴极了,她双手抱起大雁,跑回房中,提笔写了一封信,又用红布缝了一个兜,把信装在里面,仔细地绑扎在大雁的腿上。她将大雁双手捧到院中,向对苍天,又向对大雁说:“大雁啊,大雁,有神灵的大雁,请你把女儿的信带给爹娘,待到来年的春天再把爹娘的信带给女儿.大雁啊,你要记住,爹娘住在归德黄河南岸岸边的穆大楼……”
  第二年三月间,那只大雁飞落在芦花翘首等待的芦花身边,她接到了爹娘的回信。如此多年,大雁成了信使,沟通着芦花与爹娘间的情感交流。又是一个深秋,芦花翘首了十多天,那只大雁没有飞落在芦花身边,雁群过完了,那只大雁仍没有飞落在芦花身边,芦花失望极了,也更加激起对爹娘的思念之情.为借以抚慰自己的情感,她剪开纸,粘贴一只栩栩如生的纸雁,挂在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屋檐下,将它把头引向南方。
  第四只纸雁挂到屋檐下的半年后,忽必隆要去南方执行军务,随便带着芦花去探望思念多年的爹娘。
  芦花为爹娘买了好多礼物,把四只寄托情思的纸雁也带给了爹娘。
  自此以后,豫,皖,苏交界处的商丘地区一带已出嫁的女儿,在二月底三月初回娘家时,总要提着成双成对的纸雁,不知何年何月,送纸雁改为用白面蒸成的面雁,送大雁作为一种习俗被流传下来。


  绣花鞋的来历

  传说,绣花鞋是豫东地区的农家姑娘秀姑发明的。
  秀姑家贫,从小就帮父母做些挖菜、拾柴、打草的杂活儿,长到七八岁也没穿过一件新衣服,一双新鞋子。
  九岁那年,爹妈终于给秀姑缝制了一件新褂子,又用裁剩的下角布做了一双新鞋。秀姑高兴极了,平时都舍不得穿,除非逢年过节或出门串亲才将新衣、新鞋上身、上脚。
  谁知,这么珍放着,因做鞋帮时夹层中抹有粘衬布的浆面,鞋被老鼠咬了个洞,那洞又恰在鞋脸上,秀姑可伤心了,又没办法,母亲连说带哄,就用一块破布把洞补上,虽然不透孔了,可象一片显眼的药膏。
  日子久了,那双鞋脸也穿破了,秀姑就学着母亲的法子用破布补住,这么一来,因为布色不同,反而有了对称美,象故意制作的花朵儿,再后来,鞋面布日渐麻化,秀姑就不断用线连,用布补,也不讲红色,绿色,蓝色,弄得一双鞋更花俏了,就这么一双鞋缝缝补补地穿了好几年。
  秀姑年龄大了,也更聪明了,一双鞋使她开了窍,如果做新鞋时就用色布色线制做成花图式样,不又耐穿又美观了吗?于是她便做了,这就是第一双绣花鞋,特别招人注目。从此,绣花工艺就流传开来,只是不止于鞋了,而且绣制材料、技术也日趋完美。

  待邻村和留邻院

  古时候,梁园区的黄河边住着一户青年夫妇,户主叫任守礼,全家人靠摆渡行人和种庄稼为生,日子过着很富足。
   一天,任守礼摆渡归来,刚走到岸边,看见一个衣服破烂的青年男子昏倒路边的杂草层中。任守礼把昏迷中的青年人抱回自家居住的草房中,让他平躺在木板床上,又让妻子熬姜汤喂那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苏醒后告诉任守礼,他叫李保义,今年21岁,家住山西省晋城县,因家乡发生涝灾与瘟疫,父母与妹妹都在灾荒中病死或饿死了,他是靠着身体强壮方从灾荒中逃难出来,流落此地,三天没讨到饭吃,饿昏在草房中。
  在任守礼夫妇的精心照料下,李保义的身体很快康复,后来,任守礼夫妇做媒,为李保义娶了一名当地闺女作妻,再后来,任守礼夫妇操持,为李保义夫妇在自己居住的庭院西边另建了一座新庭院。李保义为感激任守礼夫妇诚实待人的精神,就把两家居住的地方取名为“待邻村”。两家在待邻村和睦相处,很快便有了各自的儿女。
  李保义家栽的棵枣树,长得茂盛。枝条伸到任家院中。一次刮大风,红枣落了一地,任守礼急忙拾起来送还李家。任守礼家的小孩好吃枣,他怕引起两家不和,就特意编了张笆,悬在半空接枣,每天把接的枣送还李家,后来他想,小孩子嘴馋手痒,万一偷吃了李家的枣,太对不起人,便决定搬家,换个地方住。
  李保义闻听此讯,心中非常不安,心想:正是任守礼夫妇的真诚,宽厚,才使自己有了今天。因为一棵枣树,让人家搬家,太不应该。他就把枣树锯掉,挽留任守礼一家。后来,人们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就把李保义居住的院落叫作“留邻院”。
  “待邻村”,“留邻院”的故事传开后,很多人赶往这里居住,使古老的黄河岸边很快出现了一个繁华的集镇。

  沈阁老卖盆

   明万历年间,归德府人、官居明朝礼部尚书、文渊大学士的沈鲤回故里探亲。一日,文渊阁大学士沈鲤出城散步,突然官府一群人马闯来,一个卖盆的老人躲闪不及,一车瓦盆摔得粉碎,老人嚎啕大哭,痛不欲生。沈鲤走到跟前劝道:“老兄,一车瓦盆又值不了几个钱,哭坏了身体可就值多了。”老人道:“老爷有所不知,家里还有位九十多岁的老娘正等着我买米下锅呢!如今全碎了,老娘就要挨饿,为此才伤心痛哭。”沈鲤一听,知道是个孝子,掏出身上的散碎银子道:“你先拿这些散碎银子买米面,回去孝敬老母。”老人感激得连连叩头,沈鲤问道:“老兄,不知家中还有没有瓦盆?”老人道:“还有一车。”沈鲤道:“你赶快送来,我为你代卖如何?”老人听了,感激涕零,当天就送来了一车瓦盆。
  沈鲤收到瓦盆后,立即派人将一张张请帖送城内官宦之家。德高望重的沈阁老下请帖实在难得,个个争先恐后,谁也不肯怠慢。不大一会儿功夫,接到贴子的人全到了,沈鲤道:“今日请诸位来有一小事相商。”众人异口同声道:“沈大人有事尽管吩咐,您老能说得出,我们就能做得到。”沈鲤道:“我有位老朋友,给我送来了一车瓦盆让我代卖。我想诸位府上也需要瓦盆,所以,请诸位都买一个,反正都不是外人,价格嘛!我就不说了,随意丢些银两就行了。”诸位一听啼笑皆非,沈阁老这点面子谁敢不给。所以,纷纷丢下银两,将盆掂走。顷刻之间一车瓦盆卖个精光,竟卖了满满一盆银两。沈鲤派人将银两全部送给卖盆的老人。老人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向沈府的家院喃喃问道:“请问,您家老爷贵姓?”沈府家院道:“俺家老爷是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沈鲤沈大人啊!”老人惊诧道:“难道就是人们常说的那位爱民如子的清官大老爷沈阁老?”家院道:“正是。”老人连连叩头道:“如果当官的都像沈阁老这样爱民如子,老百姓的日子怎能不好过呢!”从此,沈阁老卖盆的故事就传开了。

  邓斌口的传说

  今商丘市梁园区李庄乡东南有个村庄叫邓斌口。说起邓斌口的来历,还真有个动人的故事呢!
  金太宗天会年间,归德府睢阳县北,黄河南岸有条包河,它是浍河的最大支流,因为包河经常在附近地段决口,所以在这里便设官管理河道。管河主簿邓斌尽职尽责,为官清正,深得当地民众爱戴。
  一年夏天,暴雨倾盆,河水暴涨,邓斌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冒雨在河堤上巡视。突然一声巨响,如天崩地裂,包河南岸决口,当时的包河被称为“悬河”,它的河床竟高于河南岸民居数丈。居高临下,洪水涛涛,比猛兽还凶,令人心惊肉跳。但邓斌毫不畏惧,扛起土包,奋不顾身跳进水中,岸上的民众深受感动,也一个个跳下水去。骤然一个恶浪打来,将邓斌卷去,人们再也见不到他们所爱戴的这位管河主簿邓斌。
  在邓斌精神的鼓舞下,人们终于堵住了决口。后来,还在这里设了渡口,建了码头,为纪念这位为民捐躯的邓斌,人们将这一渡口称为“邓斌口”。后来,因有码头,生产兴隆,人们纷纷来此定居,仍称邓斌口。至今邓斌口村西北还有当年被洪水冲击而成的潭坑,据说潭坑深不可测。更奇怪的是,养在潭坑里的鸭子所下的蛋,蛋黄竟是赤红色的。

  孙福集的传说

  孙福集,在梁园区境内,地处黄河故道南岸,河南商丘与山东曹县的交界处。
  过去,孙福集叫孙庄。村东头住一大户人家,姓孙名亚山,外号孙霸天,全村居民都是孙家的佃户。孙霸天家财万贯,骡马成群,百顷好地。他霸、诈、淫、毒、坏,一身占全5个字,不用提名道姓,打个喷嚏,顶风臭十里,他家临东寨墙门,坐北朝南,青堂瓦舍,高墙深院,雕花门楼。家里豪华富贵,但孙霸天也有一桩心事,缠得他凶横之余也不免愁眉凝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四十岁了,眼看大半截入土,还没个一男半女,孙家的香火靠谁来续?十里八村的佃户们暗暗相庆:老天算睁开了眼,活该他孙家断子绝孙。不料想孙霸天40刚出头,得了一子,老两口欢天喜地,邀来亲朋好友,狐群狗党,挥霍浪费,庆贺一番。老两口天天在神主面前祷告,祈求神主保佑他孙家洪福延年,香火不绝。他们又请来私塾先生,挖空心思地给他儿子起了个名字叫“孙福”,并视为掌上明珠,十分溺爱。小孙福到四五岁上,就打爹骂娘。孙霸天却夸儿有能奈,任他作孽。当孙福到20岁上的时候,孙霸天两口年逾花甲,身体渐渐衰老,没给孙福办好终身大事,就相继抱病呜呼哀哉了。孙福当家之后,不但对佃户们举手就打,张口就骂,而且对那些河南、山东由此过往的商人,稍不如意,就拳打脚踢,打个半死。他真是脑壳上生疮,脚底板流浓,一坏到底,比起他爹更坏三分。
  这年深秋的一天,孙福收完地租,去河北瞧朋友。那时候黄河还没改道,这里是连通河南,山东的一大渡口。摇船的艄公是个40来岁,性情刚直的人,好为人打抱不平。他也久闻孙福横行霸道之事,却不认识孙福。孙福乘船到黄河北岸,艄工向他要船钱,他说:“回来再付,坐船还能不付钱。”
  天过正午,孙福醉熏熏地从朋友那里回来了。正待上船,艄公说道:“先生,看你这装束打扮,不象是没钱的人,还是先把……”“他妈的!你也不打听打听,孙爷我几时打过钱?快送你孙爷回去,免你遭受皮肉之苦!”
   艄公听他张口就骂,蛮不讲理,甚是恼怒。他想举篙就打,可又听说他孙爷怎么怎么的,莫不是孙庄孙福这小子?他正值年轻,我老夫上了岁数,恐怕不是他的对手,暂吞下这口窝囊气吧。你如果真是小子孙福,今天鹿死谁手,出水才见两腿泥呢!
  艄公来了个180度急转弯,装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拱手陪笑道:“你莫不是孙庄孙福大爷?恕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望大爷高抬贵手。”随手一摆,说:“请孙大爷上船。”
孙福大模大样地踏上踏板,说:“亏你识相些,饶你这次不知之罪。”
  艄公轻轻点篙,一叶小舟驮着当地霸头孙福,箭一般地向河心划去。艄公心思:你孙福一生坏事做绝,丧尽天良,今天你落入我手,我非把你……艄公一面想,一面划船,不觉船已进入河心。这时的孙福只顾贪看水势,根本没把艄公放在心上,艄公见火候已到,抖抖精神,使出全身力气,用脚奋力操住后艄,左手掌舵,只听“哗”地一下,船转了个陡弯,孙福“啊”地一声横栽河里。艄公驾起小船,顺水向东去了。
  孙福拼出全力,向河南岸游去,待他脚触浅滩,天已暗了下来。他一直爬到深更半夜,方才爬回家中。大管家孙三满身血迹,慌忙向孙福报告:“孙大爷,不好了!外乡佃户一二百人,天刚黑,他们砸开粮仓,抢走粮食多石,我前去阻拦,被他们毒打一顿。他们扛着粮食,全跑光了。”听了这话,孙福气上加气。从此,一病仨月,卧床不起。
  转眼春节将至,河北的朋友踏着冻封的厚冰前来给孙福送年货,一看孙福躺在床上,面黄肌瘦,使他大吃一惊!他来到床前抓住孙福的手,关切地问道:“老弟患了何病,折磨到这等地步?实让愚兄目不忍睹。”
  孙福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地把往事叙说一遍。他的朋友劝说道:“我说贤弟,传说那艄公已逃之夭夭,你就是想出这口气,上哪寻他呢?俗话说,大人不见小人怪,宰相肚里能撑得船。再说,那些佃户实在走投无路,你岂不知物极必反吗?现在黄河无人划船,你不如在此成个集会,也好让人们买卖方便。依我看,你选个吉日,请台大戏,一来宽心,二来和乡里乡亲和好和好,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几个月来,孙福想了很多。被艄公弄下水去,险些丧了性命,自己的粮仓被抢,管家被打。如果我继续与人作对下去,还有我好的果子吃吗?这天经朋友一点拨,心里竟然亮堂了许多。孙福决定弃恶扬善,做些对乡邻有益的事。由于心胸变得开朗,顿时孙福病情大减。
  农历正月初四,孙福请来两台大戏。戏台两侧挂着“成立孙福集大会”告示。起初,佃户们有的怕孙福又起坏心,只想远远地观观风就行了。但见孙福不再象先前那样凶狠了,前来看戏的,进行买卖的,逐渐多了起来。人们暗暗议论着孙福改邪归正的传闻。每十天,人们前来孙福集集会一次。几经后人变更,现在孙福集三,九集会,已成为豫鲁二省及梁园、宁陵、曹县二县一区经济交易的大集。

  相思树

  西周成王三年(前1039年),微子启被封于宋,都睢阳(今商丘)。宋国历26世,34君,755年。最后一个国君康王戴偃废兄而自立后,东侵齐,南掠楚,西败魏,与邻国齐、魏皆成敌国。他将血盛在牛皮袋中,悬而射之,名曰“射天”。他像纣王一样沉溺于酒色,荒淫无度。群臣凡进谏者一律射杀。所以诸候都叫他“桀宋”。宋舍人韩凭,娶妻何氏,天姿国色。康王闻之大喜,便将何氏抢入宫中。韩凭为夺妻之恨发了几句怨言,被降罪下狱,继而又带罪去城西修青陵台。韩凭之妻何氏于是作《乌鹊歌》以明志:“南山在乌,北山张罗;乌鹊高飞,罗当奈何!乌鹊双飞,不乐凤凰;妾是庶民,不乐宋王。”不久,何氏又向韩凭密传书信,信曰:“其雨淫淫,河大水深,日出当心。”不料此书落在康王之手。康王以书示左右官员,但都不解其意。谋士苏贺看了半天,突然悟出,向康王道:“‘其雨淫淫’是说她无限悲伤,思念丈夫之甚。‘河大水深’,是说她无法往来,去探望丈夫。‘日出当心’,是说她将以死拒大王而殉丈夫。”康王大骇,若有所失,闷闷不乐。为防何氏自杀。命宫女严加看守。韩凭闻讯,无限悲愤,深知再无缘与妻相见,便含恨自杀,何氏闻韩凭自尽,痛不欲生,暗将衣服腐蚀,伺机殉夫。
   一日,康王携何氏游青陵台,何氏俯视台下,突然看到不远处的韩凭新坟,泪如雨下,百感交集,悲痛欲绝,纵身投台自杀。随从官员和宫女无不惊骇,急忙阻拦,不料衣服因被腐蚀而不中手,可怜如花似玉般的何氏竟坠台身亡。康王至台下,见何氏身亡叹息不已,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突然发现何氏衣带上在一行字,上写道:“王利其生,妾利其死,愿以尸首赐凭合葬。”其意是:大王你想让我活着供你享乐,而我却愿为丈夫殉节。我死后,请大王开恩,让我们夫妻合葬。康王看后大怒,下令分而葬之,使两墓相望。并嘲笑道:“寡人深知你们夫妻生前相爱不已,如胶似漆。死后若能两墓合在一起,寡人就不阻拦你们。”说罢,悻悻而去。
  第二天,两墓突然各生一棵梓树,10天竟合抱粗,根交于下,枝错于上,树上有对鸟,恒栖树上,晨夕不去,交颈悲鸣,声声感人。宋国人闻之皆道是韩凭夫妻之精魂,无不伤心落泪,称其树为“相思树”,其鸟为“相思鸟”,“相思”之词便源于此。至今商丘青陵台尚在,歌谣犹存,其词曰:
  长相思,终难忘,      声声呼唤在睢阳。
  青陵台下埋恩爱,      相思树上话凄凉。
  棒打鸳鸯滔天罪,      千秋万代骂昏王。
  相思树的故事已流传两千余载,深入人心。唐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中曾云:“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穷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几年前,日本石中胜思先生,曾遵师遗嘱漂洋过海来到商丘青陵台,洒酒祭奠,以寄哀思,并为重修青陵台慷慨解囊。

  孔雀和白头翁

  从前,梁园区刘口村边的小湖边住着一些鸟类。由于天气干旱,小湖里的水都干了。喜鹊爷爷就召集了整个湖边的鸟儿们开会,他在会上说:“现在我们小湖里的水将要干了。为了我们生活,必须去到别处找水源,哪位孩子愿意去呢?”孔雀姑娘说:“为大伙生活,喜鹊爷爷,就让我去找水源吧。”白头翁为了在大伙面前讨好,便说:“喜鹊爷爷,我愿意和孔雀姐姐一起去。”喜鹊爷爷同意了。
  当天,她们俩告别了大伙。找水去了。她们飞呀飞呀,飞了一整天,来到一个小山下。白头翁对孔雀说:“孔雀姐姐,我实在飞不动了,天也要黑了。咱们就在这儿住一夜好吗?”孔雀说:“好吧。”她们俩就在小山下住下了。
  第二天地们继续往前找.可还是没找到水源。这时,白头翁又对孔雀说:“孔雀姐姐,咱们回去吧,这找水太累了。”孔雀姑娘说:“白妹妹,大伙对咱们是抱有希望的,咱们找不到水源怎么能回去呢!”白头翁没有听孔雀的话,到天刚蒙蒙亮就起来,偷偷地飞回到刘口村边的小湖边去了。大伙听说白头翁回来了,以为她找到了水源,都围上来关心地问她。可白头翁低下头,只好说了实话。大伙听说白头翁是偷跑回来的,都非常生气。喜鹊爷爷忙又派出几个小鸟去找孔雀姑娘,寻找孔雀的鸟儿们大声叫喊着:“孔雀姑娘……”这时,孔雀姑娘听到了大伙儿的喊声,她已经累得躺在地上不能说话了。为了让大家找到自己和水;她就把自己的羽毛拔下来,点火给大家送信号。大伙看到火光就跑过来,看到孔雀姑娘躺在一条大河边,大伙就一边抢救孔雀姑娘,一边回去报信。
  孔雀姑娘为让她的伙伴们能够生活下去,不怕困难去找水源,把身上的毛拔光,胜利地完成了任务。大伙见此情景,个个感动得流下了眼泪。经过精心护养,孔雀的羽毛很快长出来了,比过去的还美丽。而白头翁,怕困难,不能完成大伙交给的任务,后来白头翁头上的毛就全白了。

  兔子斗狼

  在梁园区黄河故道中一片大树林里,有一只兔子在红花棵里钻着玩儿,钻着钻着,就把全身的白毛染红了。它蹦蹦跳跳正要回去,劈面来了一只老狼。小红兔想藏已经晚了,就干脆不藏了,它壮胆挺身走过去。老狼一天没吃东西了,正饿得发慌,见了这只红怪兔子,不知是啥玩艺,它就上前打个问候;“喂!你是谁呀?我怎么没见过你?”兔子壮壮胆,装腔作势地说:“你当然没见过我,我是天皇的玉臣,领旨刚刚桌到这里。”老狼看它身子小,有点不信,进一步试问;“你有啥圣旨?”小红兔一拍肚子说:“天皇限三日要我派天兵天将捉拿四百只狼统统剥下皮,做成帐篷。”’它又拍了拍肚支说:“狼的名子都记在这个本子上,哦!你叫什么?倒象狼一样?待我查一下本子。”说着就要掏本子。狼一听可慌了,拔腿就跑。小红兔也不追,只叫喊着:“慢着跑,等我查查账本!”可哪还有狼的影子。兔子有心想跑又怕被狼看出马脚,就偷偷地沿着花棵遮着身子走。
  再说那老狼跑着跑着,不注意碰到了一只狐狸身上,把狐狸摔了老远,狐狸见狼慌成这样,忍住气说:“老狼大哥!干啥去?”狼一回头看到狐狸,没命地叫:“快跑!快跑!玉臣下凡来捉我们了。”狐狸一听挺稀罕,拉住老狼问出了啥事。老狼喘着粗气,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狐狸一听,大笑说:“嘿嘿!我当是哪儿的玉臣!原来是这么一个小毛兔子。”又说:“我跟你去天宫一趟,事情就会明白的。”老狼说啥也不去,狐狸就说:“我还能害你不成!这样吧!咱两个的尾巴拴在一起。这样,你就放心了吧。”老狼这才同意了。两个尾巴用一根绳拴在一起就走了。刚走了没多远,偏巧正碰上兔子。兔子吓得一惊,又一看,狐狸和狼的尾巴拴在一起,就猜个七八成了。它不等狐狸开口,就大声叫到:“好呀!狐狸小子,我问你,我命你捉两只狼来,你怎么就捉一只,该当何罪?”老狼一听,知道上了狐狸的当,不等狐狸开口,拔腿就跑,把狐狸拖得直翻跟头。跑了很远,老狼才停下来喘气,一看狐狸被拖得一身伤,早已死了。狼便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坏蛋,我差点儿上了你的当!”

  乌鸦为啥是黑的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乌鸦并不是黑的,叫唤得也不那么单调,而是长着一身雪白的羽毛,叫唤得也非常好听。那时,它的名字叫“白小姐”,还是有名的歌唱家呢!
  有一年春天,百鸟盛会,“白小姐”的独唱最受欢迎。“白小姐”也因此博得众望,兴高彩烈,颇有点飘飘然了。从那以后,它走路说话总爱抢在头里,只有起床才在后边。每天早晨,各种鸟儿都不等天亮就飞到树林里喊嗓练功,只有“白小姐”在蒙头睡觉。
  夏去秋至,冬尽春来,百鸟盛会的日子又来临了,各种鸟儿欢聚一堂。盛会开始,按惯例,第一个节目仍然是“白小姐”的独唱。“白小姐”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台,十分傲慢地环视一个个观众,便放开噪子唱起来。“白小姐”“呀!呀!呀!呀!”地叫个不停,却再也唱不成调了。
  观众愕然。“白小姐”怎能相信这是自己唱的呢?于是,清了清嗓子继续唱到:“呜呀!呜呀!呜呀!……”观众离去了大半。这时“白小姐”再也忍受不住了,一气之下飞了出去,一头栽到烟囱里,雪白的羽毛全被染黑了。

  鸡的传说

  远古时期,豫东黄河岸边有户人家,父母死了,兄妹二人过生活。后来哥哥娶了嫂嫂,又生了一个小孩,共四口人。哥哥自娶了嫂嫂,有了孩子以后,对小妹妹的态度就不好了。可嫂嫂和哥哥不同,她象对亲妹妹那样疼爱妹妹。
    一天,哥哥赶集回来,买了烧饼油条之类东西,都是给孩子吃的。小妹妹很想吃,但当着哥哥的面耳不敢吃。等哥哥不在时,就偷吃了两个烧饼。哥哥发觉以后,就毒打妹妹。妹妹大哭不止,喊叫嫂嫂说:“哥打!”嫂嫂过来解了围。妹妹后来想:偷吃了东西挨打虽然不是自己的过错,但事情一传出去,多丢人啊!况且哥哥又不疼自己,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就对哥哥说;“我吃了你买的东西,没啥还你,我死了变家禽报答你。”从此,小妹妹绝食五天就死了。死后埋在村后柳树林里。过一个月,嫂嫂想起妹妹活着时,帮自己刷锅做饭洗衣裳,现在全靠自己一人操劳,况且妹妹又死得这样可怜,于是,带着孩子拿上些锡箔当银钱,到妹妹坟上烧纸痛哭。忽然,从土缝里钻出一只小禽来,望着嫂嫂点头。嫂嫂忽地想起妹妹临死时说的话,忙叫孩子唤姑姑,小孩一喊姑姑,小禽就跑到跟前,嫂嫂把它抱回家。从此,小孩唤它为姑姑,别人也跟着这样叫。又因她是绝食饿死的,所以哥哥喊它为饿饥。小鸡长大了,为了实现生前诺言,了。为了让嫂嫂来取蛋,想起生前一喊“哥打”嫂嫂就来,于是就连声喊“哥打”。嫂嫂听见好像是妹妹的声音,就来了,见蛋,方知是妹妹的报答,心中更是激动万分。从此,鸡每次下蛋总是报帐似地连声喊“哥打”。所以人们现在还是“咕咕咕”地唤鸡;鸡下了蛋,总是“咯嗒、咯嗒”地叫唤。

  鸡为什么打鸣

  传说,远古时期,生长在梁园一带的公鸡头上有两只很美丽的角,龙头上并没有角。有一次,龙因为要到天宫去参加宴会,感到自己头上没有角不美观,于是,就打起了个向公鸡借角的主意。
  傍晚时分,龙找到公鸡,说明了来意。公鸡心里虽说有点儿舍不得,但碍于情面,又不好说不借给。思忖片刻,问龙道:“龙哥哥,您什么时候能回来?”“三更去,五更便回。”于是,公鸡就把自己头上的两只角借给了龙。
  谁知那龙却不守信用,五更天时汉有回来。公鸡也是非常讲究穿戴的,没了角,天明怎好出门见人!于是,它就隔着篱笆门高声叫喊:“龙哥哥——,回来咯——!”结果,公鸡伸长脖颈,脸憋得通红,一直叫到天亮,也没把龙叫回来。
  直到早饭后,公鸡才躲躲闪闪、扭扭捏捏地走出窝‘门儿。望着公鸡那副垂头丧气的沮丧样儿,母鸡们围着它,你一言我一语,好一阵奚落,弄得公鸡脸红脖子粗。
  晚上,公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也着。干脆,从一更天开始,它就扯破喉咙高叫了:“龙哥哥——,还我角——!”叫累了,就歇一会儿,再喊……一直叫到天明。
  就这样,又是几个年头儿过去了,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公鸡每天都是如此,从不间断。
  后来,一两个公鸡叫,嫌声音太小,怕龙听不到,于是它们就联合起来,一呼百应,此伏彼起:“龙哥哥——,孬——!”“不还我角!”,
  一只只小公鸡钻破蛋壳,抖动着毛茸茸的翘膀,出世了。从它们刚“呐呐”学说话起,爸爸妈妈就含泪向它们讲述,“在那遥远的时候,龙借走爸爸的角至今不还”的往事。于是,小公鸡们也继承父辈未竟的事业,学着老公鸡的样子,对着天空,引吭高啼:“龙哥哥——还俺的角——”!“龙哥哥,孬一.1”“不还俺角——!”但公鸡们的鸣叫,至今也未能感化的龙的心灵。所以现在公鸡头上都没有角。

  狗和猫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生长在梁园区黄河岸边的狗和猫还是好朋友呢,它们彼此相处得非常和睦。后米它们为什么又成了仇敌了呢?事情是这样的:
  传说,从前梁园境内的黄河岸边一位老汉,年迈花甲,妻子死得早,又无儿无女,就他一人生活。他养了一只花猫和一只黑狗,猫和狗天天围着他转来转去,跟他作伴。老汉也很疼爱它们,有好吃的东西,总是给它们分开,不偏不向。
    一次,老汉上山打柴,拾了一颗红宝珠,回来后就用布包了又包,藏在粮食囤里。第二天,他发现囤里的粮食比以前多了,也很感奇怪。于是又把它拿出来放在面缸里,过了一会,缸里的面满满的。他高兴极了,把此事告诉了村里的人。村里的人也感到奇怪,一传十,十传百,不几天,就传到了县官胡老爷的耳朵里。县官是个见钱眼开,爱财如命,出了名的赃官。他听说了此事,心生毒计,马上带领衙役来到了老汉家里,要看宝珠。老汉无奈,只好拿给他看。县官把宝珠拿在手里看了一遍叉一遍,真是爱不释手。他正考虑着如何霸占宝珠时,一名衙役讨好似地凑到他跟前,给他耳语了一阵,县官便高声对老汉说:“这真是件国宝啊,我明天差人赶快送到京城,献给万岁爷。万岁爷一定会给你封官加爵。”说罢,藏起宝珠钻进轿里,带着一伙持刀拿棍的衙役,得意洋洋地走了。
  老汉眼看宝珠被人抢走,肺都快气炸了,从此大病在身,卧床不起。
  一天,老汉把小狗、小猫唤到床前。对它们说:“小狗,小猫,我求求你们,你们能不能把那颗宝珠找回来?”这时,只见小狗、猫向老人深深地点了点头,跑了。小狗、小猫离开了老汉,直奔县衙跑去,也不知跑了多久,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条河。小花猫作难了,因为它不会游水。这时,小黑狗看到花猫着急的样子,说:“猫弟弟,不要怕,你蹲在我身上,我背你过河。”小花猫一听非常高兴,于是跳到小黑狗的背上,它们一会功夫便渡过了河。
  到了县衙,小黑狗说:“猫弟弟,你在这等着,我去偷宝珠。”这时,只见小黑狗轻轻地跳过了花墙,又偷偷地溜进了知府的公堂。公堂里挤满了看稀奇的人,县官正拿着颗闪闪发光的宝珠赞不绝口。衙役们在一旁,吹的吹,捧的捧,小黑狗从人群里偷偷地钻过去,猛地跳到知县的公案桌上,乘知县不备,咬住了他的手指。知县疼痛难忍,手一抖,宝珠掉在了地上。小黑狗跳过去,用嘴死死的咬住宝珠,一溜烟跑出了县衙。知县急忙派人去追,哪里能追得上?不一会儿,小黑狗便跑得无影无踪了。
  小黑狗跑到河边,刚要背小花猫过河,小花猫说:“狗哥哥,你衔着宝珠过河不便,把它给我吧。”于是,小黑狗就把宝珠交给了小花猫。小花猫心想:“我绝不能让宝珠落到你的手里。我衔着宝珠见主人,主人一定会重重地赏我。”小黑狗背著小花猫刚想上岸,谁知小花猫却从狗背上跳上岸去独自跑开了。小黑狗又气又恨,后悔自己不该听信小花猫的甜言蜜语。
  小花猫一口气跑到了家,急忙跳到老汉的床上,把那颗宝珠放在了老汉面前。老汉见宝珠失而复得,顿时精神焕发,病也好了。他一把抱住小花猫亲了又亲,然后问:“小黑狗呢?”花猫说:“半路上它就回来了。”正说着,小黑狗回来了,浑身湿鹿鹿的。老汉以为它偷懒洗澡去了,不容分说地抬腿踢了小黑狗一脚,并惩罚它,不给它饭吃,让它吃屎。老汉又回过头来对小花猫说:“你立了功,理应受奖,从今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哪儿都允许你去。”直到现在,狗还是吃屎;猫吃肉、吃馍,哪地方都能去,甚至还和人一块睡觉呢。狗一直怀恨在心,所以,狗见了猫就咬。因猫理亏,只好远远地躲开。

  金蟾罢宴

  梁园区中部有一条城河,名叫包河。这条河虽说不大,但一年四季从未干过,总是那么静静的流淌。在此地居住的人们,却从来未听到蛤蟆叫唤过,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年三月三,天宫的王母娘娘设下蟠桃宴。准备给各家仙子按功封官加爵。各家仙子听说要封官,都抢先到了天宫。当金蟾正要去赴宴时,忽然间蝗虫铺天盖地地向田间飞去,老百姓的庄稼眼看被糟蹋。金蟾一向很善良、勤劳,它想:我怎能因赴宴求官,让老百姓的庄稼受损失呢?再说,老百姓辛苦耕耘了一年,日后他们的生活将如何安排?想到这里,金蟾便决定罢宴。于是它就率领所有的金蟾捉起蝗虫来。
  蟠桃宴上,各家仙子都已到齐,它们按功排座,大吃大喝起来,这时唯独不见金蟾仙子。王母娘娘非常恼怒,所有的仙子都加了官,唯独不提金蟾仙子。宴罢,王母娘娘领着它们到瑶池观赏荷花,又领它们到民间游玩散心。这时,有一探路的兔仙跑来报告王母娘娘说:“那边金蟾仙子正领着弟兄们在田里练功,准备谋反。”王母听后更为恼怒,于是领着众仙子亲自观看。王母一看,只见田里,你扑它抢,喊声震天,好不热闹,便大喝一声:“住嘴!”那些蟾一看王母驾到,都缩成一团哆哆嗦嗦,田里立刻寂静无声。
  王母娘娘是众仙子之王,金口玉言。金蟾再想争辩怎奈嘴已被封住,真是有口难言。后来,王母把金蟾发配到梁园区的围城河里受罪。从那以后,那里的蛤蟆就再也不会叫唤了。

  “弟弟鸟”的传说

  在豫东平原的黄河故道上,每到秋天,总有一种花头皮、黄肚皮、绿翅膀的小乌,“弟弟”、“弟弟”地叫着,回旋在田野上空,它就叫“弟弟鸟”。梁园一带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段有关“弟弟鸟”的动人的故事。
  很早很早以前,在黄河大堤南面,一个偏僻的小村庄上,曾住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庄稼汉。他娶妻刘底,生了一个男孩,名叫拴柱。男耕女织,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倒也如意。不幸,拴柱长到五岁那年.刘氏突然害病死了。从此,他父子二人就衣服破了没人缝补,肚子饥了没人煮饭。无奈,他又跟南庄一个姓王的寡妇结了婚。恰巧,王寡妇也有一男孩,比拴柱小一岁。新家庭组成后,两个孩子哥弟相称。亲亲热热。王寡妇也一样看待,根本没分谁亲谁不亲。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说着说着两个孩子已十三四岁。王寡妇心想:自己辛勤操持的一份家产,不久就要被拴柱分去一半,开始心疼了!于是,她越想越难受,一天,两天,日子长了,时间久了,慢慢地王寡妇的心变黑了。可是,她碍于男人整天在家,一时还没想出办法来。
  这年夏天,刚割罢麦,打完场,就下了一场透墒雨,恰巧男人又外乡做生意没在家。王寡妇觉得,这是谋害前房儿子拴柱的好机会,于是就把留下的豆种,偷偷从柜里取出来,煮熟一半,用黑布袋装了;未煮的那一半,用白布袋装了。然后把两个孩子叫到面前,装做一本正经地说:“儿啊,您爹南山做生意去了,咱北河滩那二亩麦茬地,娘已准备好豆种,您兄弟俩趁墒去种上吧!”说罢,便分别把黑袋交给拴柱;白袋交给亲生儿子。并说:“那二亩地,一人种一半,各用各的豆种,不许换。谁种的豆苗出土了,谁回来;谁种的豆苗禾出来,就死在北河滩里也别回来。”两个孩子带着豆种、干粮,说说笑笑到了北河滩,步开地块,各自解开豆种袋,准备分头去种。这时,弟弟一眼望见拴柱的豆种,黄生生,水灵灵,又大又圆,比自己的好,就眼馋起来。他黑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马上用央求的口气对拴柱说:“哥,咱娘真黑心眼儿的这样赖呢?哼,人家说,要想好,大让小。哥,你就给我换了吧!”拴柱是个实心眼,你想他敢换吗?于是,他把头摇得货郎鼓似地说:“不换!不换!娘说各种各的,不许换,难道你忘了!再说,娘知道了也不依呀!好弟弟,还是各种各的吧。”弟弟不听,撅起嘴绕着拴柱死缠活缠,也是拴柱一时疏忽,豆种袋就被弟弟换跑了。拴柱追上夺了好久没夺回来,就用弟弟的豆种种了。
  虽然如此,兄弟俩种好豆子,还是说说笑笑,好象不曾发生什么事一样。他们一同到黄河里洗澡摸鱼;一同到大堤上乘凉捉知了。可是,三天后,拴柱种的豆子,出满了绿油油、水灵灵的小苗;而弟弟种的豆子,却只能看见黄乎乎的一地麦茬,连一棵豆苗的影儿也看不见,拴柱完成了任务,就辞别了弟弟回家了。
  王寡妇一看亲儿未回来,前房儿子回来了,知道坏事了。马上板起面孔,大声命令拴柱道;“好!他十三精不过你十四的。弟弟没回来,你先回来了,你一定哄骗他了!去,立刻把弟弟找回来!找不到,你也休想回来!”拴柱听了娘的话,二话没说,拔腿跑到北河滩上,“弟弟”,“弟弟”的喊着跑着,一只遍地找起弟弟来。谁料想,弟弟在他回家那天夜晚,已被大黑狼拖到黑龙潭边吃掉了。所以,拴柱在北河滩翻了六六三十六座堤坡,下了七七四十九道沟壑,喊了八八六十四天弟弟,渴了喝口河水,饿了吃把野菜,直到豆子成熟,豆粒炸在地里了,也未见到弟弟踪影。他悲痛极了,便站在沱河大堤上,对着空中南飞的大雁大声喊了三声“弟弟”,就一头栽进黄河里死了。
  传说,拴柱死后,就变成了“弟弟鸟”,不分昼夜地飞着,嘴中“弟弟,弟弟”地呼喊着。

  斑鸠的传说

  “斑鸠咕咕,该种袜秫。”这句有关物候的谚语是怎样得来的呢?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梁园区黄河南岸有个美丽俊俏的姑娘,名叫斑妮,自幼父母双亡,跟着哥嫂过日子。可是,嫂子总是百般地折磨她,让她吃剩饭,穿破衣,一年到头都让她在地里干活,她还常常挨打挨骂,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唯有在地里干活时,才使她心情快活,小鸟给她唱歌,庄稼为她跳舞,小河里的水给她洗去脸上的泪水。
  黄河北岸有个勤劳、善良的小伙子,名叫鸠孩,自幼父母亡故,给一家大地主当长工。斑妮非常爱鸠孩,鸠孩也特别喜欢她。鸠孩挨了地主的毒打,坐在河北岸叹气,斑妮总是绕过河去帮他治伤;斑妮受了嫂子的恶骂,坐在河南岸流泪,鸠孩总是涉水过河来安慰她。
  鸠孩高兴了就在北岸吹笛,吹不几声,南岸的斑就唱了歌。斑妮喜欢了就在南岸唱歌,唱不几句,北岸的鸠孩扩吹起了笛子。人们都说:“鸠孩有福气,定能娶上斑妮这个巧姑娘。”鸠孩听了,把嘴一咧,嘿嘿地乐。有人说斑妮命真好,定能嫁上鸠孩这个好小伙。斑妮听了把脸一红,偷偷地笑。
   睢阳城里有个五十多岁的大商人,家有银钱万贯,娶了九个老婆,他见斑妮模样长得好,心怀鬼胎,要娶斑妮做小老婆。斑妮的哥嫂虽说不喜欢妹妹,却也舍不得让能给他家做活的妹妹嫁人。媒人几次来提亲,亲事没说成。商人心急如火,拿出很多珠宝,成担的银钱,成匹的绸缎,又让媒人再去斑妮家里说媒。斑妮的哥嫂爱财如命,见这么多的重礼,马上就把正在地里干活的妹妹叫来让她跟着媒人走。
  斑妮知道了哥嫂让她嫁给商人,气得又哭又喊,哭得四周的乡亲个个伤心流泪。斑妮再哭,也哭不动哥嫂的心肠,嫂嫂硬是让媒人把她领走了。斑妮哭啊、喊啊,谁不可怜这无爹娘的姑娘啊。空中的小鸟听到了哭声,落在树枝上低着头不叫唤;地里的秫秫听到哭声,挤在一起叹气。她哭着走着,来到黄河桥上,便一头扎进河里。
  鸠孩听到斑妮死了,坐在河边直流泪。突然一个无名小鸟落在他身边“咕咕”叫,鸠孩问小鸟:“小鸟,你知道斑妮在哪里吗?”小鸟点点头。鸠孩又问:“小鸟啊!你能帮我找到她吗?”小鸟听了这话,不紧不慢地飞了起来。鸠孩跟着小鸟来到了一个河弯边,靠南岸的水面上漂着斑妮的尸体,她的脸朝北,手又伸向北,好象寻代什么东西似的。
  鸠孩伤心极了,他捞出斑妮的尸体,把她埋在一棵树下,自己就在这棵树上吊死了。后来竟飞出一对无名小鸟,年年谷雨前后,这对小鸟就到处飞,“咕咕咕”地叫个不停。知道的人都说,这是斑妮和鸠孩在催咱们种秫秫了。时间长了,人们就把这种鸟叫斑鸠了。